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愿做你家窗前的月光

2019-01-31 10:57 伊犁日报  

元旦一过,天气变得骤然寒冷起来,三九将至的这两天,窗外滴水成冰,窗内也并不暖和。每日顶着雾沉沉的天空上班,下班后像打仗一样冲向家中,帮妈妈择菜做饭,儿子回家后还要辅导、检查他的作业,沉重的工作与生活负担压得我心头沉甸甸的。

唯有每个月去伊宁县阿乌利亚乡克孜布拉克村看望我的维吾尔族亲戚阿丽艳木时,才感觉生活多了一缕色彩,一缕暖色,是一年365天当中最暖最特别的日子。

克孜布拉克村是我们单位的结对帮扶村,地理位置偏远,村域范围大多为山区草场,村民多以畜牧业为主。我的维吾尔族亲戚阿丽艳木家耕地只有3亩,主要收入是靠阿丽艳木的丈夫阿扎提做生意买卖牲畜。阿扎提大哥今年刚满50岁,是一个非常朴实、善良的中年牧民,红光满面的脸颊,微微腆起的肚子,亲切随和的言语,在村委会见到阿扎提大哥的一瞬间,一种天然的亲和力就将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互相握着手说着你好,亚克西姆塞孜。也许我口中的语言不是很流利,但我们彼此的问候是真心的,也都是真诚的。

记得那天在村委会结束了结对认亲后,阿扎提大哥开着他家的电动三轮摩托车,将我接到他家。尽管来之前我就穿上了厚厚的长羽绒服以及棉靴,戴着毛线帽子与围巾。但这毕竟是新疆的冬天,坐在电动三轮摩托车上,夹杂着点点雪花的寒风一阵阵向我裸露在外的脸颊袭来,我用厚厚的手套捂住脸,说出来的话也像被寒风冻住了似的,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冒:“阿扎提哥哥,你房子快到了吗?”

也许是他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有限,阿扎提大哥不太能听懂我的话,只是转过头来向我微笑,示意我放心。

坐在电动摩托车上,我继续前言不搭后语地问:“今天你房子人多吗?家里共有几个人?”

阿扎提大哥转过头,认真地竖起一个指头说:“一个,就一个。”

这句话他倒是说得特别流利,而且还特别严肃,特别认真。听完他的话我就开始闹心了,低下头来沉思:“家里就他一个大男人,这可怎么办?”

事实证明,我的猜想仅仅是猜想,而且是瞎想,乱想。憨厚朴实的阿扎提大哥,原来也会开玩笑啊!

好像是对我刚才那一番胡思乱想的回应,在走进阿扎提大哥家大门的那一刻,我看见绣花的门帘被轻轻挑起,一个年龄比我稍长几岁,穿着绿色毛衣的中年妇女出现在我面前。她皮肤白皙,身段苗条,面目清秀,这就是阿扎提大哥的妻子,美丽善良又心灵手巧的阿丽艳木姐姐。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我与阿丽艳木姐姐一家开始了浓浓的“民族团结一家亲”情缘。2018年春节前,阿丽艳木姐姐的小女儿迪丽努尔放假了,她要来伊宁市补习数学。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热情地邀请迪丽努尔来家里做客,开始我还有些顾虑,不知道怎样招待这位与我们风俗习惯不同的小姑娘,可是接下来的三天里,迪丽努尔的开朗以及开心的笑声完全化解了我的疑虑与紧张。在我家里,早上我们一起喝奶茶吃馕,中午一起吃从美团上订的美味午餐。到了晚上,一碗牛肉面也会让我们欢欣歌唱,我的家人也与我一样,都在内心深处将迪丽努尔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显而易见,阿丽艳木姐姐一家都非常重情义。这次见面之后的春节,阿丽艳木姐姐和阿扎提哥哥又带着礼物,全家人穿戴得齐齐整整来我家里拜年。要走的那一刻,阿丽艳木姐姐开心地告诉我,她给我取了一个名字,我问她叫什么,她说:“就叫阿依努尔吧,月光的意思。”

其实,就如在新疆生活了几十年的著名诗人沈苇所说:“边疆哪有这个民族那个民族,只有一个个的人、一颗颗的心啊!”阿丽艳木姐姐,我愿做,愿做你家窗前的一缕明亮月光!□(伊宁)李晓寅

责任编辑:马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 }else{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