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页 > 文艺 > 本土原创 > 正文

月夜,与雪山对坐(外二章)

2018-11-27 11:07 伊犁晚报   陈劲松

我们之间隔着一小截月光和流水,咫尺,却是天涯。

月光皎洁,窗含白头的雪山。

从窗口望去,雪山明明灭灭,像闪烁着欣喜的眼神。

与雪山相对而坐,减去那些薄薄的夜色,减去那些轻微的声响、呓语、梦魇、KTV的歌声。

减去这个喧嚣而浮躁的尘世!

与雪山对坐,我们之间隔着一小截月光和流水,咫尺,却是天涯。

月光纷纷扬扬,是银质的雪,是弥漫着的洁白的虚空。

黑牦牛

雄性的风,荷尔蒙旺盛,肾上腺素激增。浑浊,粗粝,奔突如黑色炭火。

浓墨写意的乌云,情欲鼓胀,垂下雄壮的男根。

风雨锻打过的黑石头,蹄音如铁,打开青铜的旷野。

安静时温柔如雨滴,愤怒时怀抱着沸腾的岩浆,成为狂奔的火山。灼热的鼻息,激荡起狂野的涡流。

黑瞳孔,安放下四万五千平方公里的狂野与温柔,荒凉与孤独。

清晨,与一匹马擦肩而过

青海湖畔。

靠着火车的车窗,我刚从一场梦中醒来。

而它,静静地立于铁轨的隔离栏外,雪白的身上披着一层薄霜,大眼睛里结着浓重的寒气。

不嘶鸣,不奔跑,它就那么安静地站着,像神雕刻的一座小小的雪山。它体内,停歇了多少场风霜雨雪,闪电与雷霆?

风吹草低,衰草接天,头顶着苍茫,那些草多像一群悲壮的诱敌深入的战士,正把秋天引向更辽远的深处。

与一匹马擦肩而过。

只是一瞬,瞬间即永恒。

马群俯首,而一匹与我对视的马多么孤独。看着一列火车飞驰而来,又呼啸而去。目光相接的刹那,我看到了它眼睛里深埋着的寂寞。

责任编辑:陈新梅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 }else{ document.write(''); }